悲观者往往正确,乐观者往往成功,而赢家是……

原创 老喻在加 孤独大脑

假如你撞上了一个好运气,努力让这个运气飞得更久,而不是试图再去复制另一个类似的运气。

最好的老师是愿意和你分享失败经验的成功者。

成功者说起自己的失败时会精心挑选,就像明星主动流出所谓“素颜照”。

人们并非迷失于现实的森林,而是沉浸于自己心底的森林,那是每个人刻意为自己营造的迷宫。

“忘我”的成年人打算牺牲掉任何人。

所谓青春,就是即使绝望都不失望。

从不用自己的脑袋思考的人连蠢起来都没主见。

好的商品,是性感的吸血鬼。

假如某位有才华的歌手在吸大麻后写出一首好歌,那么你听歌时是间接而安全地吸食了那些大麻。

我讨厌那些舍弃了人性的灵性或神性。

人有动的自由,植物有不动的自由。

我为何总是感觉仅仅在这个世界的表层滑行?近地轨道的高度,相当于垂直向上开车半小时。

如果以地表为中心,人类是一个活动半径非常小、思维非常扁平的物种。

人们在两种情况下付钱最爽快:1、追着付;2、不得不付。

不符合这两点的都不算真正的商业模式。

生活要把复杂的事情搞简单,思索要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

所谓眼界,不会改变一个人的聪明或愚蠢,只会强化一个人的聪明或愚蠢。

科学的后果之一,是让很多人以科学的成果来反科学。

他身上有一种“过于自律的人”的无趣,而且是那种“因为无趣所以去追求自律”,而非“因为自律而导致的无趣”。

扎堆思考不算思考。

人岁数大了之后的不要脸,少数是因为“不愿意在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上浪费时间”,多数是因为更加孤注一掷。

显示较准的体重秤,和照人真实的镜子,通常都不太受欢迎。

理解一件事情时,尽量拿掉拐杖;帮助别人理解一件事情时,尽量递上拐杖。

没有赛先生的地方,人们用科学精神对待鸡汤,用鸡汤方法对待科学。

一个行业全体对外行保守行业秘密,与全体男人对女人保守性别秘密一样,看起来不可能,却又疏而不漏。

从音乐里抄袭文字,从数学中抄袭物理,从理智中抄袭情感,这些抄袭既隐蔽又有效。

阅读速度很快,首先是指能快速识别出哪些书你不用去读。

人们甘于为“即时满足”和“即时伤害”买单。

人们倾向于相信成本比较低的谎言,所以低劣的谎言更有市场。

让一场糟糕的火灾自己烧完,好过扑灭它。

有些东西不值得拯救。

不作恶的偷生并不苟且。

“装腔作势”正在成为一种社会化的基本技能。

人们讨厌生存中遇到的陌生,追逐享乐中遇到的陌生。

声明自己无所求的人,正是在强调自己的所求。

聪明人经常因为不屑于肤浅而错过那些简单的真理。

守护你那些不能失去的世俗之物,追逐那些你不能得到的理想之物。

孤独者要的是被忽视的观望,而不是不被观望。

演化所进行的严酷选择是不分主体、不分时间的,也不是连续的。

聪明物种往往意识到这一点,从而不轻易为自己贴上“不幸”的标签。

脑袋决定屁股的空间位置,屁股决定脑袋在该位置停留多久。

假如你自己是“噪音”,你拥有再多的信息也是噪音。

就像很少有人懂得关于思考的思考,也很少有人理解关于知识的知识。

在随机性的世界里,运气是一次性的;但是在讲故事的世界里,运气却可以被重复包装贩卖。

世俗拖慢智者思维的步伐,是为了让他们能走更远。

植物是一种人生的对冲:你希望孩子长得慢一点儿,自己衰老得慢一点儿,但你希望植物长得快一点儿。

要想让“墨菲定律”失灵,你需要为自己的人生设定一些“对冲”式的愿望,这样墨菲也许会左右为难。

现代人的角斗游戏更加残忍,失败者并不会死个痛快,而是要被继续羞辱以满足围观者。

用真理替换无知,要远比用另一个无知替换无知艰难。

普遍个体通常很难从集体利己主义中获利。

“你知道的事情”为你创造财富,“你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为你守护财富。

比喻是大脑的滑梯。

假如一个人从拖延中得到的大于失去的,他就不是一个拖延症患者。

你要尽量避免自夸,以使被夸时更富有戏剧性。

有些文化热衷于去挖掘善行背后的恶的动机,结果这动机总能在达尔文那里找到久远的丛林时代的解释。

一个强调自己不在意世俗批判的人,在试图改变世人对他的批判标准。

假如一个人说你长得像Ta的初恋,你最好别眼贱地去看该初恋的照片。

猪吃什么都是长猪肉,人读什么都是长偏见。在善意之地耕耘,也可以有善意所应允的名利回报。

无法再来一次的生命舞台上只有一句台词:再来一次。

允许被无知嘲讽是知识必须付出的代价。

为了设计足够未知的“未知”,上帝让宇宙足够大,让人活得足够短。

人们愿意为“差一点儿就得到的东西”付出超出其本身价值的价格。

人的一生并非是均匀流淌,而是如量子跃迁: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孩子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不是青年了。

稀薄的现实会令幻觉更加浓郁。

当一个人决定放弃自己,就会开始同情自己。

超然于时代,是指肉身在时代之中感知冷暖,智慧则漂浮在时代之上观其涨落。

善恶并非硬币的两面,而是莫比乌斯环的一面。

科学世界的收获来自突破人类的蠢,世俗世界的收获来自利用人类的蠢。

悲观者往往正确,乐观者往往成功,而赢家是“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假如人类不那么贪婪,不那么残暴,我们的无知就像稀薄的大气层般刚好够用。

应试教育系统化地剥夺了孩子们最宝贵的犯错能力。

计算器摧毁人的心算能力,互联网摧毁人的记忆能力,AI摧毁人的判断能力。

财富的两极分化,其实是判断力两极分化的结果。

印钞加速和数字化殖民,会催生10万亿美金级别的超级公司。

淘金这件事儿在人类社会永远存在,人类对“金”的定义在不断演化。

你只管说“因为……所以……”,没人在乎你说的“因果关系”是否真的成立。

让人绝望的压力,从进化的角度看经常是有益的;让人无望的压力,则是苟且偷生的一部分。

极少有人理解“绝望”与“无望”的区别。

作为写作者,你要坚信自己的读者是沉默的大多数,这样才不至于失望。我写字不是为了说服,不是为了记忆,不是为了证明,不是为了解释,只是为了存在。

花钱买来“假装知道”以替换“我不知道”,就像失败的整容。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可鸿鹄老想让燕雀知道。当共同的苦难也不能将人类团结起来时,也许预示着某种人类预料之外的灾难的来临。

用常识来行动通常是对的,用常识来解释通常是错的。

人们混淆了“简装的大脑”和“简化的大脑”。

现代社会的成功标签之一是:你成为一个难以被打上标签的人。

有趣的灵魂越来越多,也许是因为猪肉越来越贵。文明的幻觉,是基因给人类作为肉身载体的补偿。

好书极其罕见,所以必须有足够多的烂书来维护这种罕见。

我希望自己的人生,短期看是有趣的,中期看是平淡的,长期看是戏剧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