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组建的“临时夫妻”,与家庭不耽误,并坦言:配偶都知道这事

  知乎上有个问题:偶然知道丈夫有个“临时妻子”怎么办?

  这个问题引起很多网友的回答,大多数的人都回答无法理解,又抵制这样子的行为,认为婚姻不能遭遇背叛。直到有个匿名网友,他给出了不一样的回答:

  “如果不是有这个临时夫妻,没准对方还会出去乱来,装作不知道或许是个最好的办法。”

  这个回答一出现,却被活活骂上热门。他们觉得会扭曲婚姻的风气,但匿名点赞的人也是非常多,可见非常的矛盾,一边是反对一边是赞同的两极化局面。

  当妻子知道在外打工的丈夫与别的女人组建一个“临时夫妻”,会怎么样呢?

  最近,有个女读者来信说自己的故事,她撞破了丈夫的秘密,却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她就想要有个完整的家庭,毕竟丈夫也是为这个家庭。

  出远门打工的丈夫,在外忍受孤独与需求

  大强和妻子李兰很早就结婚,更是有三个孩子。大强很纯朴又实在,就想在家安心干活就行。

     可惜现实不允许,三个孩子加上家庭,妻子又走不开,担负起照顾孩子和老人的责任,就剩大强扛起一家老小的费用。随着费用越来越大,他慢慢也明白:在这样子下去,一家的经济难以维持。

  大强和妻子商量很久,就决定和村里的年轻人出去外面打工,至少要把一家老小的温饱问题给解决了。在全家人的期盼下,大强拿着家里不多的2000块钱就坐着大巴出了大山。

  在老乡的帮助下,大强很快顺利找到份工地工作。其实,他啥也不会,只能一身的力气也就只能选择这样子的体力活。不管如何,总比在老家来的强太多了。

  每当发工资,大强总是第一时间把钱回去,并打电话告诉妻子李兰,还嘱咐她要照顾好家里,自己只能过年才回去。

  然而大强才35岁,正值壮年,几个月的离家,让他很想念家里和孩子。不仅要忍受心理,他尴尬的发现欲望无法忍受,也只能默默忍着。

  毕竟是一群男人住在集体宿舍,什么话都说,总会有人提议出去外面潇洒,顺便解决需要。大强一直是拒绝,他绝对不能做对不起妻子的事,还有就是舍不得花那个钱。

  升到小工头的男人遇到了个女人,最终组成“临时夫妻”

  大强在工地总是早出晚归,就想多赚一点好寄回家,让他慢慢也成为工地的榜样,一样的钱做更多的事。

  一年多过去了,大强终于被负责人看重,顺利升职为小工头,负责十几个人的工作。当他对李兰打电话说了升职的事,夫妻俩都很激动又开心。

  这一年多下来,随着大强外出务工,日子也是过得越来越好。两人聊了很久,大强突然沉默一会,才开口说:“要不然,你进城来陪我几天?”

  李兰一下子听出意思,脸都红了。刚出去打工那一年,大强一回家就天天折腾。她也明白男人总是有需求,相信丈夫的为人,身为男人很难。

    但李兰想想还是婉拒了,出门一趟的费用太高,自己又会晕车,加上家里的事脱不开身,实在是没办法。大强听了也没说话,只能感叹摇头。

  后来,工地来了个女人,她却对大强这个小工头特别亲近。两人在交谈中,大强得知女人的丈夫受伤,只能她独自一人出来干活,自己又什么都不懂,只能来工地做苦力。

  这个叫“刘梅”的女人害怕被欺负,只能没事多多靠近身为小工头的大强,寻求他的庇佑。大强在这个女人有意无意暗示下,两个人就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最后还住在一起。

  中年人的“临时夫妻”,看似非常恩爱,别人以为真的是夫妻

  大强本以为会被人嘲笑,但工友们似乎也觉得正常,大家都选择心照不宣,不说又不点破。几年过去了,工地的人除了大强,走得差不多。

  新来的人反以为大强和刘梅是一对夫妻,在外都恩爱有加。刘梅无怨无悔给他做饭、洗衣服,有时工友来找大强喝酒,她也会大方热情接待,引得众人“嫂子、嫂子”叫。

  刘梅没说话也没反对,只是默默看着大强。大强只能打趣过去,内心很矛盾。这个叫“刘梅”的女人其实很可怜,丈夫受伤一直在花钱,家里还欠了一屁股债。

  刘梅那点钱根本就不够,有时候两人躺在一起,大强睡着后,总是偷偷在哭。虽然极力小声,但还是被大强发现,他总是有事没事用各种理由,硬塞钱给女人。这让刘梅大受感动,才会有如今看起来这么和谐的画面。

  但大强明白彼此各自有家庭,这也只是临时组建的夫妻。她为了有个依靠,自己则是无法忍受心理和生理的需求,彼此都是各取所需,并没有真正的感情在里面。他的心里始终是爱着家庭与妻子李兰,他们才是自己内心强大的支柱。

  妻子的无意撞破秘密,丈夫的解释让她无言以对

  大强的妻子李兰并不知道丈夫的情况,只是明白他很辛苦,作为妻子,根本就没有做到这个责任,想想也是惭愧。

  有一次,村里的年轻人要进城就问有没有人,要进城溜达一圈,过几天就回来。李兰听到后,就想给丈夫一个惊喜,打扮漂亮就偷偷进了城。

  当她来到丈夫的工地时,却意外看到刘梅和自己的丈夫大强很是亲密,两人还进了房间。这让李兰伤了心,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子的事实。

  本想当面质问,但还是忍住了。她想到大强这几年都准时寄钱回家,并不是那样子的人,可能存在误会。李兰想到这里,默默走了。

  大强一点也不知自己的秘密被妻子撞破了,年底放假后,他和刘梅道别,各自到回家。

  晚上,两个温存后,李兰心事看到一脸满足的丈夫,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你工地的那个女人,我知道了。”

  大强沉默了,他知道纸还是包不住火,还是点头承认:“你也知道我这几年的辛苦,不仅仅是心理,还有着生理需求。你又无法进城,我也只能这样子。晚上,有个说话的人,安全有伴、不用花钱,各取所需罢,根本就没有感情。”

  李兰没想到丈夫老实承认,自己身为一个女人竟然觉得无能为力。要不然,她只能叫丈夫别出去,要不然他还是要忍受这样子的矛盾,又不舍得花钱,时间久了肯定会乱来。

  的

  但要是真的不出门赚钱,慢慢好起来的好日子又要变成原来那样,这一家子全靠他一个人养活。现在好不容易在外做了个小工头,要是不去了,重头开始的话,谈何容易呢?

  李兰沉默了,她看着始终爱家、顾家的丈夫很矛盾,但又想到他年后又要和别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忍不住的心痛,一下子不知怎么办才好?是默认还是叫丈夫别出门?

  结语:

  周国平在《人与永恒》里写道:

  “在任何两人的交往中,必有一个适合于彼此契合程度的理想距离,越过这个距离,就会引起相斥和反感。”

  但距离太远,远远又会因此出现生理、心理上的空虚。随着经济的改革开放,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涌入城市,去追寻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最为尴尬的就是中年人,他们的前半生都是安心在家里,只是经济困难才会“被迫”出门,以至于留下妻儿。

  虽然是钱赚到了,但孤独与寂寞怎么办?尤其是正值壮年,自身的欲望就比较强烈,那需要如何克服呢?这是蒸蒸日上的城市建设,那些底层辛勤付出的人背后所存在问题。

  长年的分离与累积,真还会引发一系列的不良反应,甚至是犯罪。这是当局者要考虑的问题,面对如此之多的出门务工者,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索

  这时候,就有了“临时夫妻”,各取所需,互不干涉又好聚好散。从道德方面来说,是不允许存在这样子,对神圣婚姻的挑战。可从别的角度来看,既然存在,也就有着一定的道理。

  或许,“临时夫妻”本是道矛盾的选择题,选什么,都可错也可对,谁又说得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