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富婆练双修被喇嘛采阴,老公高高兴兴为其包饺子

以下文章是发生在北京的真实事件:

藏传佛教的修练者为了练成阴阳合体,需要采集异性的“阴精”。俗称采阴。凡人理解起来,就是把女人交给那些修炼者任由其玩弄。据说,这种修练 所需的女性分为三种:

实女,这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女性。(淫人妻女)

灵女,她是由修练者的意念所塑造出来的。(观想明妃)

内女,修练者自身内部的阴性。(阴气诡异)

藏传佛教双修

新中国成立后,这种修炼已经鲜有发生了。但是,我却亲身经历了这样一档子事。事情发生在去年夏天。地点,在北京大兴。 黄草莓、马萍萍、安露、杨姐是四个很有钱又彼此感情比较要好的女人。四人都信佛,或者准确的说是藏传佛教(喇嘛教、西藏密宗)。只是信的程度不同罢了。

黄草莓和杨姐的家里都腾出一间房子布置了个大佛堂,平时香火不断,佛灯不息。每日里不管早晚,只要是回家,就或长或短,或真或假的念几声“噶玛巴丹诺”。几年下来,俨然一个正道的居士。谁探问时,总是以“我皈依了”为荣誉。

去年夏天,有一藏传喇嘛说是到台湾讲学来的。回西藏途中要路过北京,请他们接机一下。

接 喇嘛,是件很多人都抢着去的事情。据传,接了喇嘛你身上就沾染了喇嘛的「佛」气,自然也就有了佛运。 佛家讲,人人皆可成佛嘛! 杨姐不会开车也没买车,本来是不该去接的。但杨姐为了能沐浴佛运,便拉了我去接机。到了机场才看到,黄草莓、马萍萍、安露早就到了。三个人开了两辆车,加 上我们,一共三辆车。那喇嘛的待遇,可想而知了。 喇嘛到了之后,被簇拥上了黄草莓的车。杨姐不好和他人争,但为了沾染佛运,就挤上了喇嘛的车。最后,我只好独自开车回了家。

第二天傍 晚,杨姐给我来了电话,让我到家接她到马萍萍家去。傍晚7点,我和杨姐来到了大兴的一个小区。 那是一个深棕色的多层楼的四楼。打开房门的是安露,她一见我们就把手指竖在嘴唇前,长长的嘘了一声。 我们由不得压低了声音,在门口换了鞋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安露把我们带到厨房,我才看见黄草莓和马萍萍的老公正在包饺子。不由分说,我和杨姐洗了手,和他们一同包了起来。 马萍萍家很大,有200多平米。新买的房子刚搬来不久。刚进门时,还能感受到屋内淡淡的装修过后的油漆味道。几个人围着桌子,小声说着话,弄得我很纳闷, 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还寻思,一个不知道真假的喇嘛在里面睡觉,就给你们吓成这个样子,实在好笑。

马萍萍的丈夫据说也是个佛友。他是某街道的一位管社会福利的干部,年近五十,长的个子不高,但人看起来是个蛮精明的人。他一边和我们说笑,一边不时地探望着里面的房间。

杨姐说:“进去多长时间了?”

马萍萍的丈夫道:“有半个多小时了。”

杨姐说:“多采会,时间越长对她越好。你别急。”

“这还急什么呀,都这样了,要是急,早就想不开了。”马萍萍的丈夫接着道。

他们这么说,我才知道原来马萍萍和喇嘛在里面的屋子里呢。但至于他们究竟在干什么,我还猜不透。但杨姐的一个“采”字却让我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莫非他们在XXOO ?

我忽然有些诧异,看看左右,他们皆是一副很安闲,常态的样子,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静听他们的闲聊。

“采了你多长时间?”杨姐用胳膊肘子碰了碰安露。

安露啧啧嘴,并不忌讳我在场的道:“有半个多小时吧。

“差不多,你感觉怎么样?”

“浑身轻松极了。我跟你说吧,就是现在,小肚子这儿还感觉热乎着呢。

你看草莓,上午采的她,中午你知道她吃了多少吗?六个包子,这十年也没吃这么多呀!”

黄草莓说:“你别说,人家的身体就是好,刚半个小时,萍萍就进去了。搁我老公身上,半天也起不来呀!”

至此,我终于明白,原来这几个女人包括马萍萍的丈夫谈论的,正是“正在进行时的”西藏喇嘛采阴之事。 我靠!我心里不禁暗自惊叹!原来以为这是很遥远的事情,哪知道她们竟发生在自己的眼前?看他们几个女人,好像对这样的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而且马萍萍的丈夫好像也对此见怪不怪,自己的老婆在屋子里让喇嘛搞,他竟然能心平气和的戴绿帽子,在外面帮人家包饺子,我靠!这,我怎么感觉像在梦中呀?

后来我才知道,杨姐他们经常性的被那些来北京的活佛采阴(男女双修)。因为基本上都 在一个小圈子范围内进行,所以大家早就习以为常得当成了信「佛」的一部分了。 杨姐是我的朋友,因为家住的近,彼此又有些业务上的事情,属于那种经常打交道的朋友。有一次,她送了我一个玉坠,我随手就戴在了脖子上。她说,你特有佛 性,信佛吧。 自此之后我就有事没事的老和她参加聚会,见个佛友什么的,真真假假的,好歹是个乐和事。那几个女人都是我通过杨姐认识的,一来二去得也比较熟了。在她们的 印像中,无疑我也是个信「佛」的,所以对我也就不避讳什么,有意无意中让我经历了这么一档子新鲜事。新鲜!新鲜!我不禁暗自咋舌。

那 天,大概过了十来分钟,马萍萍才红着个大脸蛋随着那个喇嘛走出来,并一直将喇嘛搀扶到餐桌旁。然后就进厨房帮助她丈夫和杨姐煮饺子去了。 那天的餐桌上,有酒有肉,喇嘛又吃又喝简直是个酒肉和尚。还假模假样地说点藏传佛学真谛什么的。不过,我听起来都是些小儿科的东西,和我们平时小学老师讲 的德育或者政治课水平没什么两样。当然,这并不影响几个富婆和马萍萍的丈夫对他的敬仰。马萍萍媳妇似的坐在喇嘛的身边,夹菜,添饭,上汤,跟个蜜糖似的一 直献着殷勤。她他老公竟然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

晚上临走时,在返回城里的路上,我问杨姐,“你怎么不让他采呀?” 杨姐半玩笑半认真的说,“我再上灌进来的就是稀粥了!” “就是自来水管子里灌进来的又怕什么,怎么说不也是佛的嘛!” 杨姐顺嘴“靠”了一句,没再说什么,看那样子不知是真的不在乎,还是为那个喇嘛没有上她而耿耿于怀?

我后来专门上网查过有关藏传佛教中的采阴知识,

还打电话咨询过中国佛教协会,他们给我解答说:

一,藏传佛教是允许弟子吃肉的。

二,佛教徒可以住在居民家里,但不能在家里讲经论道。

三,所谓的采阴,是根本不允许的。

由此看,那个喇嘛无非是个骗子,可叹的是竟然有那么多富婆萦绕在他们身边,心甘情愿地被他们糟蹋。尤其是马萍萍的丈夫,自己的老婆在里面被人家搞,他还在外面给人家包饺子,“信佛”信到这样的程度,除了等同于傻B,实在找不出另外的词来形容她们了。 

梵语瑜伽既是xx的意思
如今的仁波切已经泛滥成另一种意思
双修崇拜
大师们珠圆玉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