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的疯狂举动与俞渝当初的惊人爆料

惊闻李国庆带领4个彪形大汉到当当网办公室抢走公章,并宣布将俞渝踢出当当网。号称:“依法收回当当网的控制权。”

目前这个消息已经刷屏,成了疫情中寂寥的人们难得的兴奋点。

这个消息是那么出人意表,使我想起了当初俞渝对李国庆的惊人爆料:

“你还要干嘛?说书、卖惨、博眼球,你的暴露癖有完吗?你还要料吗?我全给”。紧接着俞渝提到, “同性恋人给我的威胁信、你梅毒的病历、化验单,用我携程账户开房的记录、你‘体制内高参们’去洗浴中心、你拍马屁投资官三代电视剧的汇款单”等一系列的“料”。

里面提到了李国庆确诊得了“梅毒”。

梅毒在如今是一个可以治疗的疾病,不会对人体带来肉体健康上的长期伤害。但是,知道这种病的人们可能会注意到,梅毒对人的神经系统会造成永久性的影响

肉体上的症状我就不多说了,各位可以自行搜索(请充分做好思想准备,有点恶心)。梅毒对精神上的影响到底是怎么一种表现,咱们下面说一说:

我们来看看梅毒的起源,15世纪哥伦布发现美洲,西班牙人给美洲带去了天花,而作为回报,西班牙人从美洲捎回了梅毒。梅毒从西班牙传到意大利西西里岛和那不勒斯,再从意大利传播到法国,由法国到波兰而后进入俄罗斯再蔓延到中东。同时葡萄牙水手把梅毒逮到了印度,随之远洋的水手把梅毒撒播到了中国,由中国再到 日本。总之,梅毒比爱情跑的更快,仅次于流言。

梅毒经性传播,它体态轻盈,步伐风骚,当时的文青骚年们又没有现在冈本究极0.01的保护,自然纷纷中招。中招后尚不自知,又进一步无序传播,因此很快的梅 毒从一个性病上升到了社会病、文化病。而得病的人自下而上越来越大牌,越来越有范儿,下面我们就要介绍他们落寞的身影与面庞。最后真是感谢社会进步,至少 在21世纪搞搞微信公众号儿,业余时间做一个文青还是安全的,不必以此为生,也不需身染恶疾。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那些梅毒造就的天才们。

一、大画家

梵高、高更、马奈

梵高自画像

新近很多人都忽然爱上了梵高,貌似一夜之间,大家都懂得了向日葵和星空,懂得了浓烈的色彩、夸张的笔法之后画家那悲剧的一生。生前不被认可,穷困潦倒,感情生活也遭受巨大挫折的梵高,有着炙热的情感与灵魂,当这样的欲望遭到了人间的放逐,梵高自然而然的就选择了妓女。

梵高对于妓女的看法,《梵高传》里是这样写的:“……农民在土地上耕耘。妓女在肉体上耕耘,这是一个主题……”梵高最终感染了梅毒。1888年,梵高来到了法国南部的小城阿尔,在这里他与画家高更共用一个叫做拉舍尔的妓女。

最后发生了著名的“割耳事件”,梵高割下来自己的耳朵,把它送给了妓女拉舍尔。这个事件让梵高难以见容于当地居民,梵高被迫离开阿尔,前往圣雷米的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最终在1890年7月27日在圣雷米的一个小河边开枪自杀。

高更自画像

说起梵高,就不能不说他的好基友高更,很多人知道高更是因为毛姆的那部小说《月亮与六便士》。现在甚至有人考证说梵高的耳朵根本就不是自己割的,而是高更割的。

在梵高死后不到一年,高更到达了塔希提岛,并且在那里度过了放浪形骸的几年。在塔希提岛,高更几乎每天都要换个土人女孩与他同床,据说这是当地风俗,女孩以与远方客人共眠为荣。

压抑会变态,放纵会变坏——高更被塔希提岛上的原住民传染了梅毒。

1898年,高更还住在塔希提岛,他请巴黎的朋友寄给他一些向日葵籽,栽种在花园里,并画了一系列向日葵的静物。不知道那时候他有没有想起自己的朋友梵高。

和梵高一样,高更几次都选择了自杀,值得一提的是,他始终都没有使用手枪,而是选择了毒药。但是几次自杀都没有成功,最后高更于1903年5月8日因为梅毒而死。

马奈代表作

印象派大师马奈(不是莫奈),也过着让人惊心动魄的生活。马奈爱上了自己父亲的情妇苏珊娜,这本是一个不太常见的骇世小说,即使放在印象派大师身上也显得突兀。

1852年,苏珊娜生下了一个孩子,至于这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一直都存在争论。也许连当事人自己也无法确定。这孩子后来一直称呼马奈为“教父”,但马奈在自己最亲近的朋友前也称这个自己格外疼爱的孩子为“弟弟”。

在马奈父亲去世后,这对有情人才最终成为眷属,并且成为巴黎的一段丑闻。这么曲折的爱情生活仍然无法停止大师沾花惹草的步伐,最终被传染了梅毒。

马奈于1883年4月30日死于梅毒和风湿病,他被埋葬在巴黎的帕西墓地。

艺术家的生活会被更宽容的对待,尤其是被其他艺术家。爱德加·德加说道:“马奈要比我们所想象的更伟大。”

二、大哲学家

尼采、叔本华

《当尼采哭泣》剧照

作为梅毒患者的尼采曾经说过两句非常著名的话。“你要去女人那里吗?别忘了你的鞭子!”,另一句是,“我过的生活真的很危险,我是那种可能爆炸的机器。”通过这两句话笔者曾以为尼采大叔是一个SM爱好者。

无论是不是,尼采最后都被感染了梅毒,而且梅毒精神病的症状非常严重。他神志不清的抱着马脖子胡乱的叫喊歌唱,最后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到了1895年梅毒四期的尼采开始瘫痪,他的朋友奥弗贝克回忆他最后一次探望尼采时,见到朋友从兴奋的状态变得低迷,他半蹲在角落,只希望不受打搅。

叔本华

你平时会给别人送鲜花么?叔本华则不会。叔本华一生没有结婚,他甚至有点仇视女性。他说:“人们在这个世界上要么独处,要么选择庸俗,除此以外,再也没有更多别的选择了”。

叔本华真的践行了自己的这句话,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曾春心荡漾。1860 年9 月21 日,他起床洗完冷水浴之后,像往常一样独自坐着吃早餐,一小时之后,当佣人再次进来时,发现他已经倚靠在沙发的一角永远睡着了。

而在叔本华死后,人们在他的书中发现了治疗梅毒的药方。从此他到底是死于肺炎还是梅毒,就成了最值得争论的问题。

三、大音乐家

贝多芬、莫扎特、舒伯特、舒曼、阿炳

贝多芬

贝多芬终生没有结婚,但是在他成名后贝多芬有了花不完的金钱和女性崇拜者,他一方面不停地去妓院,另外一方面也不断地和自己的崇拜者发生关系。

“贝多芬随时准备接受任何一个女性对自己表示的崇敬,”贝多芬的朋友兰兹写道。贝多芬对于去妓院也充满了矛盾和自责,“只有肉体的欢愉,没有灵魂的交流总是粗鄙的;之后,丝毫没有高尚的感觉,只有遗憾悔恨。……”

这样的生活,让他很顺利地就感染了梅毒,1797年贝多芬就出现了梅毒引起的耳聋症状,但是当时他没有想到是梅毒。

经过长时间治疗没有效果,一直到最后贝多芬彻底丧失了听力。1827年3月26日,贝多芬因为梅毒而死亡。

今天我们在欣赏贝多芬的大作《欢乐颂》的时候,能否想象这是一个梅毒晚期患者的作品。

莫扎特

即使从现在看,莫扎特也是最重口味的,当然他也是一个梅毒患者,同时也是最欣喜的梅毒患者了。莫扎特疯狂地崇拜粪便。

在一封给自己爱人的信中,莫扎特写道:“噢!我的肛门烧得像火一样,也许是想拉屎了?我往你鼻子上拉屎!屎会顺着你的下巴流下来……你还爱我吗?”;在他的信中不断地出现:“大便真好吃”“再见,保重,要拉屎在床上喔。”之类的话。

而最让莫扎特高兴得则就是知道自己感染了梅毒。他欢呼道:“我得了梅毒!终于…真的是梅毒!不是不屑一顾的淋病、菜花之类的。是梅毒,弗朗西斯一世就是死于梅毒,雄伟的梅毒,纯粹简单、优美的梅毒……我得了梅毒,我觉得很骄傲,去他的布尔乔亚,哈利路亚我得了梅毒!”

这样重口味加三俗的生活,让莫扎特只活了35岁。

舒伯特

梅毒患者贝多芬曾经说过舒伯特心中有天才的火花,而在贝多芬的葬礼上舒伯特也是持火炬者之一。

当然,舒伯特也没有让我们失望,他本身也是一个梅毒患者。舒伯特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嫖娼,作为职业病,他被感染了梅毒。

梅毒导致舒伯特在31岁的时候就死去,他被葬在了贝多芬的身旁,两个梅毒患者终于可以做伴了。

舒曼

音乐家舒曼在青年时代因为放荡不羁的生活就感染了梅毒,终于最后发展成了梅毒性精神病,最终的行为表现就是1854年他试图投莱茵河自杀,被救后,舒曼于2年后死于精神病院。

阿炳

天朝的民间音乐家阿炳也是一个梅毒患者。阿炳是道观的一个乐师和一个富家小姐的私生子,他出生后跟着父亲在道观长大,长大后也成为一名乐师。

他年轻时嫖妓不慎染上了梅毒,眼睛瞎了以后不能继续在道观当乐师,于是沦落到街头卖艺。《二泉映月》等传世名曲就是那时候谱成的。

这一点上可能体现出天朝的梅毒来的没有西方那么猛烈,甚至有了一点点励志的成分。

四、大作家

福楼拜、莫泊桑、波特莱尔

福楼拜《包法利夫人》剧照

法国文学家福楼拜,一生未婚,从年少时期开始,他便时常出入妓。十八岁生日之后两个月,他写给朋友一封信,说起自己逛鲁昂一家妓院的情形。

他后来坦承,他或许在二十岁进巴黎法学院之前就已染上了梅毒。福楼拜临终时也出现了梅毒精神病症状,他的学生莫泊桑写道:“这是好死,令人羡慕的大棒一击,这使我也希望这样,也希望我所爱的人都这样,像被一只巨大的手指掐死一只昆虫那样死去。”

莫泊桑《漂亮朋友》剧照

但是显然莫泊桑没有这么幸运,作为福楼拜的学生,他继承了老师放荡的衣钵。

莫泊桑一生有三大喜好——写作、游艇、美女——他酷爱女色,热衷于和包括饭馆侍女、农庄姑娘、寡妇、黑人女性、成熟女市民在内的女人鬼混,妓院更是他流连忘返的地方。

最终,醉生梦死的纵欲生活,让他染上了梅毒。他的人生最后18个月,是在疯人院里度过的。

波特莱尔《恶之花》

《恶之花》的作者波特莱尔是象征主义诗歌的鼻祖之一,诗歌技巧与精神色彩统一的高峰,一个堕落的天才,一个悲剧的伟人。

波特莱尔绝对不是个幸福的人,尽管他的人生充满瑰丽的色彩。在他十九岁的时候,便开始了极其放荡的生活。

酒鬼,妓女,吸毒者都是波特莱尔的生活元素。波特莱尔身患梅毒,几次自杀没有成功,最后死于梅毒。

五、大政治家

伊凡雷帝、同治皇帝、林肯、希特勒

电影《伊凡雷帝回到未来》

16世纪后半叶的俄罗斯帝国首任沙皇,伊凡雷帝,他的老婆损耗率甚至更大,8个老婆3个出家5个死于非命,往往都是婚后不久便被他玩死——这种不受控制的反复癫狂就被认为是梅毒侵犯中枢的表现之一。

1580年,他连自己的长子也一杖打死,4年后自己也中风丧命,俄罗斯帝国刚刚成立就陷入了权力真空。

同治皇帝

同治帝婚后独宿乾清宫,在内监和宠臣引导下常常微服私行,常到崇文门外的酒肆、戏馆、花巷,寻花问柳。同治十三年(1874年)十二月初五日,同治帝崩于皇宫养心殿。

据清室记载,同治帝是死于天花。另民间传说同治是死于梅毒。也有人认为是先患天花未愈而又染上梅毒,或先患梅毒而又染上天花,二疾并发而亡。

林肯总统夫妇

美国总统林肯也是一个梅毒患者,林肯的遗孀玛丽,晚年患有精神病,很可能是梅毒并发症。大约林肯早年在新奥尔良做水手,而新奥尔良曾是美国的娼业之都,他就在那里被传染了梅毒。

以上的这些只是不完全统计,因为这些是名人而被记录下来。大部分的普通人都淹没在历史中了。但即使通过这些名人,我们也可以看出,梅毒在某些方面对人的思想和行为产生很大的影响。

回过头来看如今的李国庆,无论是网上令人惊异的言论,还是当着记者面摔杯子,再到如今带人到当当网办公室抢公章,都给人一种“不正常”的感觉。

对比一下,是不是挺像上面那些名人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