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炮杀人魔,石子塞女童下体,偷窥、强奸无恶不作!

他其貌不扬,却专门开着豪车搭讪美女,与十几名女性发生了关系,并残忍奸杀了其中八个。他小学时就往女童下体塞石子,青年时偷窥、强奸无恶不作,他就是让日本人不寒而栗的大久保清……

1935年1月17日,大久保清出生在群马县高崎市一户普通人家。家里有三儿五女,大久保清排行老七,是最小的儿子。

大久保清的爷爷是学校员工,奶奶是个俄罗斯人,所以他有四分之一的俄国血统。爸爸是火车司机,妈妈是个童养媳。

家庭环境对大久保清的影响还是很大的。首先,他的父亲就是个行为很不端的人,经常与附近邻居家的女性纠缠不清。

母亲因为是童养媳,在家中根本没有地位,很难改变现状,在这样的环境里,孩子们似乎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大久保清出生的这一年,大儿子因传染病死了,二儿子又有些口齿不清,所以父母对于大久保清可谓是宠爱有加,娇生惯养……

1941年,大久保清开始上小学,因为是混血儿,长得有点另类,成为了学校里被欺凌的对象,性格变得孤僻,成绩很差。

或许受到校园环境的影响,大久保清的变态心理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有了苗头。他曾将一名女童带到麦田里,用石子塞进其下体。

中学毕业后,他读技校遭到退学,17岁到东京一家电器店打工,因偷窥女浴室被解雇。回家后自己开了个小店,日子还算凑合。

20岁开始,他对女性的暴力性欲开始展现。他在路上强奸一名17岁高中生,被判一年,缓刑期间再度强奸未遂,被关进监狱服刑三年。

两年后,因为服刑表现不错,大久保清被提前释放。此后,他和结识了一年的女友成婚,婚后生了两个孩子,但妻子不知道他是个变态。

而婚姻也没有改变大久保清的邪恶本性,1966与1967年因为两起强奸事件,大久保清再次锒铛入狱,这次被判了4年6个月。

1971年3月2日,二进宫的大久保清刑满出狱,当时已经36岁了。出来后发现妻子带着孩子不告而别,这反而让他更加放开手脚。

从此,大久保清走上了强奸杀人的道路,当地警局连续收到失踪案的报警电话,短短41天内,他残忍奸杀了8个年轻女孩。

大久保清的作案手法很高明,首先贷款买了辆豪车,当时行驶在路上十分的拉风,然后再把自己伪装成是一名美术老师。

他戴个贝雷帽,副驾驶座位上放上基本诗集、画册,然后向路过的女孩儿搭讪:我是一名美术老师,愿意做我的模特么?

他的目标很固定:16-2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女性,涉世未深,容易被美术老师的身份和豪车所吸引。

他搭讪得手的十几个年轻女性,半推半就地成为了他的炮友。这其中有8名被杀害了。是什么原因让强奸演变成杀人的呢?

原来,大久保清有个最大的忌讳就是“警察”,他对警察十分痛恨。而8名受害者中,其中有5名都无意中说出了“警察”这个词。

津田美也子,17岁,高中生,发现大久保清真实身份,谎称哥哥是警察,被杀。

老川美枝子,17岁,服务生,谎称老公是警察,被杀。

井田千惠子,19岁,县政府临时职员,识破大久保清身份,表示认识警察和记者,被杀。

川端成子,17岁,高中生,表示父亲在派出所工作,被杀。

佐藤明美,16岁,高中生,开玩笑说:你要是威胁我的话,会被警察抓走哦!被杀。

川保和代,18岁,电话公司职员,识破大久保清的身份,被杀。

竹村礼子,21岁,公司职员,谎称父亲是刑警,被杀。

鹰嘴直子,21岁,女仆,嘲笑他跟妻子分居,被杀。

五个被杀的女孩,没有一个家人真的是警察,谎称是为了能吓唬住对方,但对于大久保清来说,警察这个词反而成了催命符。

这个连环杀人大久保清被抓,是因为第七个受害者竹村礼子的哥哥。他在银行门口发现妹妹失踪前骑的自行车,就蹲守在那里。

终于等来了大久保清前来擦拭指纹销毁证据,他上前问了一声,大久保清慌张地开车逃走了,哥哥迅速记下了车牌号,报了警。

这件事引起公愤,将近一百个司机组成了搜索队,全县搜捕大久保清。终于,几天后,在一个路口群众将他抓获,交送警察局。

警察从汽车里搜出很多人类毛发,结果测试,查清了身份属于八个失踪女性。三个月后,在大量证据面前,大久保清终于认罪。

警方带着大久保清,对抛尸现场进行了挖掘。大久保清处理善后很细致,他处理尸体的地点也很隐蔽,有几具甚至砌在水泥里。

大久保清以为这些上了他车子的女性对他有好感,但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只能通过强奸才会得到这些年轻女性时,对他是一种打击。

为了弥补自己内心的空缺和堕落,加上还有一些女性激烈反抗,杀了这些女人就一了百了,她们的存在就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1973年2月22日,大久保清被判死刑。三年后,被执行绞刑。之所以会成为恶魔,大概骨子里一点人血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