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市“3、7”抢劫强奸杀人碎尸案

  一对恋人突然在出租屋内双双死亡,是殉情自杀,还是被他人所害?同屋另一名女子的突然失踪,又为本案增添了神秘色彩和侦破难度。面对扑朔迷离、盘根错节的案情,烟台警方辗转济南、福州、广州、深圳、四川等地,仅用四天就侦破了这起骇人听闻的两女一男被抢劫强奸碎尸惨案。

出租屋惊发骇人命案
烟台市“3、7”抢劫强奸杀人碎尸案侦破纪实

  出租房惊现两具腐尸

  2003年春节过后,烟台的歌舞厅和夜总会呈现出一片繁忙景象。此时市区某夜总会两名跳街舞的骨干小姐和一名男服务生却一连几天未来上班,这可急坏了领班。打电话联系多次,三人的手机均打不通。派人到其暂住的芝罘区裕顺巷31号内16号寻找,也没见他们的身影,当时以为他们可能跳槽到别的夜总会干了,所以从此也就没再理会此事。没想到,3月7日上午,男服务生的父母突然来到夜总会,说是已有11天没见儿子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领班听后,联想到三人不辞而别的反常现象,这才感到一丝不祥之兆,于是便急忙带领员工和男服务生的父母赶到芝罘区裕顺巷31号内16号,敲了半天门,也没见里面有动静,情急之下撬开防盗门,进屋一看,一副毛骨耸然的恐怖画面顿时出现在大家面前,只见土炕上有两具尸体,已高度腐烂,并发出令人作呕的臭气,吓得大家连声惊叫,夺路而逃,急忙报警。

  北大西街派出所接到报案后,副所长李百宏立即带领民警赶到,将现场保护起来。分管领导也带领刑侦和技术人员疾驰而至,展开了紧张的现场勘查。

  现场位于31号楼的顶层,两具尸体在一个土炕上,全身已腐胀变形。经法医初步检验,死者为一男一女,其身上均无伤痕。解剖尸体,确定两死者均系窒息而死。尽管两具尸体已经腐烂,难以辨认,但男死者的父母和同事们还是从其发型和衣物上认出了他们。经最后确认,该男子是这位父母苦苦寻找的儿子,女子是男子的恋爱对象。

  现场非常整齐,毫无翻动迹象,门锁和窗户也完好无损,打眼一看,双方好象是殉情自杀。可刑侦技术人员凭借职业敏感,发现了许多疑点:两个手机充电器都插在电源上,而手机却不翼而飞;男死者生前不像与女死者睡在一起,好象是死后被他人搬上炕的;死者虽系窒息死亡,但却不是煤气中毒或其它意外,好象是被人勒死,不排除他杀可能。

  当晚九点,北大西街派出所里灯火辉煌,劳累了一天连晚饭也没顾得上吃的刑侦人员们正汇集在这里研究案情。大家围绕现场勘查和访问获得的情况进行激烈的讨论:现场门窗完好无损,无打斗迹象,说明系熟人所为;凶手杀人后伪造现场,应为有作案经验的流窜惯犯所为;凶手一连杀死两人,不像是一人所为……案件的性质和侦破方向一步步明确起来。最后,孙言诚副局长为本案定了性:“这是一起特大抢劫杀人案,凶手系两人以上,而且对现场情况非常熟悉,发案时间大约在2月25日上午,下步的工作应围绕与被害人熟悉的人开展调查……”

  当夜,由烟台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分局局长雷兴华挂帅的破案指挥部成立。一场硬仗摆在每一个参战民警面前。

  神秘的失踪女子

  就在刑侦人员紧锣密鼓展开调查访问的时候,一条重要线索浮出水面,在案发地居住的除两名被害人外,还有一位女子,名叫刘玲,案发前夜在此屋住过,此后下落不明。据夜总会反映,2月24日晚上班,第二天也就是发案当晚,有人看见她和一个高个男子在现场附近溜达,但其相貌没有看清。经进一步调查,刘玲是假名,她与男死者也保持着恋爱关系。联系现场情况和她的突然失踪以及案发当晚与那个高个男子在现场附近出现的种种情况分析,刘玲的作案嫌疑突现。

  可是,刘玲为何要杀害他们?是图财害命,还是争风吃醋?再是她的失踪也很蹊跷,连最起码的生活日用品也没带走。是仓慌潜逃没来得及带,还是有意留给警方看的?如果不是她作案,那真正的凶手又会是谁呢?……围绕这些疑问,刑侦人员把寻找刘玲作为侦破本案的突破口。这个化名刘玲的女青年,20岁左右。由于她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再加上能说会道,所以在烟台娱乐圈里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在她交往的人当中,既有腰缠万贯的大款,也有一掷千金的老板,还有更多的社会青年和不法之徒,他们分布在烟台、上海、北京、广州、济南、青岛、潍坊等二十多个城市里,非常广泛和复杂,要想在短时间内全部查清这些关系,决非易事。然而,困难再大也动摇不了刑侦人员查破此案的决心。他们在各省市兄弟公安机关的大力协助下,很快查清了所有与刘玲关系密切的人。但案发当晚与刘玲一起在现场附近溜达的高个男子却没有查清,这个人像谜一样缠绕着刑侦人员。

  为防止刘玲被害,刑侦人员还将刘玲的照片发往全省各地,请他们对2月25日以后发现的无名女尸进行辨认,但收效甚微。刑侦人员重新回到现场对刘玲遗留的物品进行查看,突然一张被扔在垃圾桶里的寄往四川省绵阳市的包裹邮寄单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仔细伸展开一看,邮寄人叫贾萍,邮寄的物品是一部三星牌手机,同时又在现场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一张银行储蓄卡,经过查询,持有人也叫贾萍。难道刘玲和贾萍是一个人?

  据她的同事证实,春节前刘玲确实往外地邮寄过一部三星牌手机,至于给谁就不清楚了。刘玲平时喜欢吃腊肉,她吃的腊肉全都是从邮寄单上的地址寄来的。据此判断,刘玲和贾萍很有可能就是一个人,四川省绵阳市某村就是她的老家。指挥部立即派人前往四川绵阳市。

  刑侦人员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偏僻穷困的小山村。刑侦人员一行五人跋山涉水、颠簸几日才赶到那里。经照片辨认,证实刘玲就是贾萍,而这个村子也是刘玲的老家。经秘密调查得知,自春节后刘玲一直未回家,也没有往家里打电话。

  她去哪了?目前是活,还是死?她在此案中充当什么角色?刑侦人员困惑不已。

  案情峰回路转

  就在刑侦人员翻山越岭前往四川调查刘玲的同时,烟台的调查工作也在紧张进行。刑警大队和北大西街派出所对现场周围挨门逐户地进行排查和访问,他们找到了房东。不料,房东却拿出了一份去年和别人签定的早已过期的租房合同,其他的竟一问三不知。显然,签合同的房客已背着房东转租过多人,警方开始查找以前在此租住或熟悉房子的每一个人。

  在了解每一个暂住人员情况时,一个叫雨婷的女人引起了刑警们的注意。此人与失踪的刘玲关系甚密,案发前曾多次与刘玲通过电话,但通话内容不清。此外这个名叫雨婷的小姐春年前还与其对象在发案现场住过一段时间,有房门钥匙,以后两人回了济南,再也没见他们回烟台。看来找到雨婷或许能更多地了解一些刘玲的情况。

  经查,雨婷也是一个化名,在济南无固定住所,且已下落不明,找到她并非易事。在济南的调查得知,雨婷已被人打成重伤,好象在躲避什么人的追杀,至于躲在哪里不清楚。在济南警方的大力协助下,查便了整个济南大大小小的酒店招待所,终于在当地一家酒店发现了如惊弓之鸟的雨婷。
  原来雨婷的鼻子是被她未婚夫王宏渊踢伤的。去年8月两人从潍坊来烟打工,当时一同去的还有刘玲。他们租住在裕顺巷31号内16号。雨婷和刘玲同在某夜总会干街舞小姐,由于和一些男宾接触频繁,王宏渊心里很不舒服。在劝说无效之后,王赌气一人回了济南。春节前他来烟把雨婷接回济南。2月5日,在济南无所事事,百感无聊的雨婷对王宏渊说,她想回烟台挣钱。本来王宏渊对雨婷干小姐就憋了一肚子气,这番话如同点燃了一包炸药,他飞起一脚,将雨婷的鼻子踢成重伤。为防止她报案,王宏渊将雨婷软禁起来,并且威胁说,如果敢逃跑就杀她全家。2月24日,雨婷趁王宏渊外出租影牒之机跳窗而逃,躲在济南一家小旅馆里养伤。

  当刑侦人员问她是否认识两名被害人和失踪的刘玲时,雨婷说认识,并不经意地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那就是2月25日早晨8点钟左右,雨婷接到女被害人从裕顺巷31号打来的电话,对方问雨婷现在在哪里,能不能马上到烟台,有急事相商。当时雨婷就把王宏渊打她的事告诉对方,没想到对方什么话也没说就挂掉了电话。

  雨婷的话引起了刑侦人员的强烈关注,因为干歌舞这一行的小姐,基本上都是晚上工作,白天睡觉,早晨8点正是她们甜睡的时候,此时打电话有点反常。再是雨婷告诉女被害人她被王宏渊踢伤,对方竟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连一句安慰和同情的话也没有,对好朋友来说,这不符合常理。难道王宏渊当时就在女被害人的身边,导致她连连反常,不敢说本应说的话?而且王宏渊身上有裕顺巷31号内16号的房门钥匙。

  指挥部当即命令对王宏渊实行24小时监控,并在适当时机秘密抓捕。然而,王宏渊却早已销声匿迹。与此同时,刑侦人员拿着王的照片及其它资料让知情人辨认,结果证实,案发当晚与失踪女子刘玲一起在现场附近散步的男子就是王宏渊,而在银行调查的刑侦人员也报告:案发当天,女死者一笔五千元存款被人提走,取款人也是王宏渊。

  神秘女子浮出水面

  为防止王宏渊狗急跳墙报复雨婷,刑侦人员将雨婷保护起来。

  这时,又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在济南市某银行调查的刑侦人员获得了一个重要情况,2月27日女死者又一笔五千元存款被人用密码提走,从监视录像看,提款人正是王宏渊,其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雨婷一眼就认出那正是失踪的刘玲。此时的刘玲神情呆滞,行动有些迟缓,尤其是按密码的时候,一副受制于人的样子,明显是正被挟迫。至此,案情已越来越清晰。

  那么,凶手为何不杀刘玲而要挟持她到济南呢?对照现场情况,刑侦人员恍然大悟,罪犯是想制造刘玲作案后逃离现场的假象,企图转移公安机关的视线,从而嫁祸于刘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刘玲随时有被杀害灭口的危险。指挥部下令,尽快抓获王宏渊,力争解救刘玲。

  然而,抓捕王宏渊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此人不仅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而且经常流窜于广州、深圳、上海、北京等地,行踪诡秘,居无定所。根据情报,王宏渊已被惊动,此时正往广州方向逃窜。

  3月9日晚8时,王宏渊给雨婷打来电话说他在广东中山。刑侦人员立刻赶往广州布控,可狡猾的王宏渊好象听到了风声,又逃向了深圳和福州,而后又转回济南,跟刑侦人员捉起迷藏来。从反馈的信息分析,王宏渊身带现金不多,而广东一带消费很高,不利于王宏渊生存和长期潜伏。他给雨婷打的电话很可能是一个幌子,企图引开刑警的视线。指挥部决定将抓捕重点放在济南。果然,3月18日王宏渊在济南一家宾馆露面。3月19日晚上10点多钟,经过缜密侦查,终于摸清了王宏渊潜藏的地点。此时王宏渊正和一帮朋友在济南另一家宾馆打麻将。烟台和济南两地警方悄悄将这个宾馆包围起来。只听“咣铛”一声,房门被突然踢开,王宏渊及五名麻友被一网打尽。开始王宏渊还以为自己被抓了赌,不以为然。可是当他发现警察不光是济南的,还有烟台的时,便有些慌乱起来,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袭上心来。他开始装疯卖傻,一会儿大呼小叫,一会儿只言不发。见这招不灵,他又装出一副认罪伏法的样子,交待了到烟台杀人的经过,但主谋不是他,而是刘玲,企图把罪责推到刘玲身上。当问起刘玲的下落时,狡猾的王宏渊说她正在广州。刑侦人员心里有数,广州早已翻遍了全城,刘玲不可能在那里。为了戳穿他的鬼话,刑侦人员亮出证据,迫使他乖乖交待了全部犯罪经过。

  惊天大案水落石出

  原来,2月24日晚上,王宏渊回家后发现雨婷出逃,气得暴跳如雷,当即找到一个昔日同学,连夜赶到烟台,用事先准备的钥匙偷偷打开房门进入屋内,见屋内无人,查看屋内陈设,判断雨婷确实没有来烟。于是便萌发了抢劫念头。

  第二天,两人又悄悄摸进屋内。当时一男两女正在床上睡觉。他们将其捆绑起来,另一名同伙兽性大发,将刘玲拖到另一间屋里兽行般地当场强奸,而王宏渊则叫另一名女被害人打电话与雨婷联系,企图引雨婷上钩,结果雨婷没有上当。气急败坏的王宏渊将受害人的手机、存折及香水等物品抢劫一空,并逼问其存折密码。王宏渊立刻到银行提出五千元现金。他想,自己犯了抢劫罪,如果东窗事发,起码要判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想到这里,他不寒而栗,决定杀人灭口。为了制造假象,他买来十瓶高度白酒,逼迫三名被害人喝下,然后将其中的一男一女勒死。眼看着同屋两人惨遭毒手,刘玲吓得跪地苦苦求饶。王宏渊灵机一动,决定暂时不杀她,把她带到济南,造成一种刘玲作案后外逃的假象,以此来迷惑警方。到了济南,两凶手分完赃后各自逃窜。3月2日晚,王趁刘玲熟睡时将其杀害,并将尸体肢解,煮熟后掩埋,并将部分尸骨和衣物抛于黄河和护城河里。

  至此,一起泯灭人性、残害无辜、连杀三人的惨案胜利告破,凶手王宏渊将受到法律的严惩,而畏罪潜逃的另一名凶手也终将难逃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