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A片产业有何转变?

随着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人们在家隔离的日子除了看看书、煮煮饭、种种花以外,还会做这件事⋯⋯

疫情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也改变了网路A片产业。

网路A 片业逆风高飞

今年是个很不一样的一年,过往蓬勃发展的旅游观光业、餐饮住宿业等遭到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重挫,失业率节节升高,小型公司不是放起了无薪假就是关门大吉。

然而,在各大产业一片黯淡的同时,却有个产业异军突起──它就是网路A 片产业,不只流量暴增、A 片的类型也更多元,业者们为了抢攻人们隔离在家的这块市场大饼,无所不用其极。

Pornhub 推免费升级

以全球A 片网站龙头Pornhub 为例,它们在3 月24 日推出了一个月的免费升级会员服务(现已结束),为的是尽量让人待在家,不要在外头群聚散播疫情。Pornhub 副总裁普莱斯(Corey Price)表示:「全球有将近十亿人因为疫情的关系被锁在家,我们适时地伸出援手、提供人们愉快的方式打发时间很重要。」

「我们希望藉由向全世界提供免费会员升级,让人们有更多动机待在家里好抚平疫情曲线。」

流量增加20%

透过释出一个月的免费会员升级,Pornhub 的全球流量比二月的平均表现增加了20%;在义大利,Pornhub 流量增加了57%;在西班牙,Pornhub 流量增加了61%;在澳洲,Pornhub流量增加了34%。

时间来到活动结束的四月,Pornhub 的全球流量比三月的平均表现增加了22%。

为了让民众打发隔离在家的大把时光,全球A片网站龙头Pornhub在今年3月推出了为期一个月的免费升级会员服务。

心情不好就看A 片

美国俄亥俄州鲍林格林州立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葛鲁布斯(Joshua B. Grubbs)表示,人们在疫情期间待在家上网看A片有几个原因,除了满足生理需求外,纾压、排遣寂寞跟无聊也是原因之一。

葛鲁布斯助理教授说:「一言以蔽之,当人们心情不好时,常常会投入A 片的怀抱,因为A 片(和手淫)能暂时缓解这些不舒服的情绪。」

面对死亡的恐惧激发出人类的性欲

曾在美国哈佛大学任教的性教育讲师莱米勒博士(Justin J. Lehmiller)则从「恐惧管理理论」(Terror Management Theory)出发,试着解释这波疫情A 片潮。他说:「当我们被(疫情)提醒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亡时,我们会下意识地改变态度和行为,好帮助我们去处理死亡这样『骇人』的前景。」

莱米勒博士接着说,「面对死亡的恐惧」有可能激发出人类的性欲,换句话说,人们会用性欲来当作一种面对恐惧的保护机制,当疫情让死亡越来越近在眼前,这样的情况会越明显,这也是为什么网路A 片的收视率飙高的原因。

随着在家隔离的时间增加,有的人可能会以A片当作消遣,A片成瘾问题也随之而来。

A 片成瘾怎么办?

对某些人来说,这波疫情A片潮有可能带来A片成瘾的问题,待疫情结束后可能会成为一大隐忧。因此,不少身心治疗网站都提供了解决A片成瘾的方法,像是强制断网、利用看实体书、玩桌游、木雕、烹饪、莳花弄草的方式远离A片网站。然而,对葛鲁布斯助理教授而言,要谈疫情和A片成瘾之间的因果关系还为时过早,毕竟现在研究人员还没有足够的数据可以做出明确的预测。

他也提到,回顾过去的研究,就算天天看A片也不一定会对人体造成问题。

「当解除社交距离、人们能再次安全地和朋友、陌生人、潜在性伴侣相处时,我想人们的A 片收看状况会回到疫情前的程度。对大部分的使用者来说,A 片可能只是另一个令人分心的方法──一个或许真能『抚平疫情曲线』,让人安全待在家有事做,同时保持社交距离的方法。」

然而,在人们对网路A 片需求暴增的同时,这些A 片网站的流量真的有转换成利润吗?

因为疫情的关系,A片制作公司干脆将器材寄给A片演员,让演员们自己掌镜拍摄。

不愿被视作「发灾难财」

美国投资公司Loup Ventures 的合伙人芒斯特(Gene Munster)分析到,自从疫情开始蔓延,人们在A 片上的消费成长了将近一倍,但很少有A 片制作公司愿意透露相关资讯,整个A片产业也不愿意被大众视作「发灾难财」。

罗马尼亚裸体模特儿直播和影片制作公司Studio 20 的工作人员奇诺基鲁(Andra Chirnogeanu) 坦承,公司的利润的确有因为疫情的关系而上升。

交给A 片演员自己拍

但是,不少A 片制作公司因为防疫社交距离的规定,在没有办法保护演员安全的情况下,只能纷纷取消原定的拍摄计画,靠着疫情前的存档硬撑,然而这并不是个长久之计。

因此,现在很多A 片制作公司干脆将专业的摄影器材和灯具寄给A 片演员,让他们在家拍摄。

虽然镜位少但多了素人感

为了让身兼摄影师的A 片演员拍出好片子,美国成人娱乐产业协会「自由言论联盟」 (Free Speech Coalition) 甚至提供线上拍摄教学,但「自由言论联盟」发言人斯塔比勒(Mike Stabile) 表示,A 片演员自己掌镜的影片镜位比较少,看起来真的满素人感的。

英国A片演员休斯表示,她会在自拍影片中扮演SM女王满足粉丝的幻想。

干脆素人到底离开传统A 片业

与此同时,有的A 片演员干脆素人到底,直接用手机拍摄自己的日常生活,并且把这些影片丢上成人娱乐网站,使用者得年满18 岁,并且付费订阅才可以看到这些影片,网站则抽收入的20% 当作交易手续费。

英国A 片演员休斯(Ella Hughes) 表示,她现在已经不再拍摄传统A 片,因为现在有很多观众愿意月付12.99 美元到OnlyFans 平台看她自己拍的家居影片,有的订阅者甚至愿意多付40-500 美元,就为了看一段休斯专门为他们量身拍摄的短影片。

呼喊粉丝名、扮SM 女王

休斯表示,光最近一个周末她就拍了十支这样的量身订作短影片,她会在影片中呼喊粉丝的名字,或是扮演SM 女王满足粉丝的幻想。休斯说,现在几乎所有的A 片演员都会在这类付费收看的影片平台上卖自制的影片。

因为疫情失业的男男女女,转往拍摄色情短影片赚钱者所在多有。

疫情让自拍影片更蓬勃

其实,像休斯这样脱离传统A 片制作公司、直接拍摄影片与观众互动的方式行之有年,但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让这样的趋势更加蓬勃发展。

十几年前,A 片演员的收入大约有四分之三仰赖出演A 片制作公司的片子,剩下的四分之一来自和粉丝直接交易以及贩卖周边商品。现在,这样的比例已经反转。

在西班牙巴塞隆纳A 片制作公司Private 担任行政人员的不具名受访者表示,现在A 片演员把出演专业A 片当作为自己的影片频道打广告,靠着专业A 片吸引粉丝到他们的频道消费。

投身色情直播者变多了

搭上这波疫情A 片潮的,不只有A 片专业演员,还有受疫情影响而失去原本工作的男男女女,他们都想靠拍摄色情短影片赚钱。罗马尼亚Studio 20 直播公司的工作人员奇诺基鲁就说,有许多新进直播主在疫情期间加入公司,而他们之中有一半的人过去都没有从事这类工作的经验。

拥有3,200 名色情直播主的法国直播平台Désir-cam 表示,今年4 月有128 名色情直播主加入平台,人数相当于每月平均人数的三倍多,收入则是二月的两倍多。

透过每15 分钟私人秀收取50 欧元这样的收费标准,Désir-cam 的直播主Greed-ella 表示,她的收入最近翻了四倍,有的直播主现在每个月可以赚到1 万2,000 欧元。

在以疫情为主题的A片中,演员们会戴上口罩、外科手套等防疫法宝,等着与对方来一场火辣的性爱。

传统A 片式微了吗?

英国肯特大学专门研究性工作的研究人员史图亚特(Rachel Stuart)认为,若单就收入来说,这些直播短影片为出演者带来的收入早就超过了传统A 片。

不过,这不代表传统A 片式微,毕竟传统A 片的剧情和精致度仍受到大批死忠粉丝的拥护,尤其传统A 片在主题上也不断推陈出新。

疫情主题A 片正流行

以这波疫情A 片潮为例,人们现在不只大量收看A 片,他们还看更多以疫情为主题的A 片。根据全球A 片网站龙头Pornhub 在今年三月提供的数据,在过去30天内搜寻关键字「Covid」或「Corona」的搜寻次数超过900 万次,目前站上有超过1,000 支和疫情有关的主题A 片。

至于这样的A 片内容长怎么样?可以确定的是,演员们会戴着口罩、外科手套并且身穿防护服,但如何耳鬓厮磨、巫山云雨就得看演员们的功力了。